封面新闻记者吴雨佳凌晨五点,西南边陲地区的这座城市还没有完全从睡梦中醒来。夜色中,晚风和路边的树叶像是在谈心,发出一些人所不能理解的细微声响。街角的早餐店,明亮的灯光下,不停地闪过几个忙碌的身影,店里的一切透过墙上的"> 

贵州遵义一货车司机“一元爱心包子铺”铺助残障人士就业

原标题:贵州遵义一货车司机“一元爱心包子铺”铺助残障人士就业

封面新闻记者 吴雨佳

凌晨五点,西南边陲地区的这座城市还没有完全从睡梦中醒来。夜色中,晚风和路边的树叶像是在谈心,发出一些人所不能理解的细微声响。街角的早餐店,明亮的灯光下,不停地闪过几个忙碌的身影,店里的一切透过墙上的方形玻璃窗,像一部无声电影。

此时,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四民社区插旗山半山腰上的一家包子店中,45岁的黄晓胜正和他的一群特殊员工准备当日的包子和豆浆。紧张的忙碌完之后,黄晓胜又匆匆驱车赶往十公里外的停车场,开上他的大货车,奔往铁路货场。货车司机才是黄晓胜的真实身份。

开了25年货车的黄晓胜,想都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能开包子铺,和他身边的这群身体上有残疾的同事们聚在一起。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又或许是黄晓胜心底的那份正义感和责任感。在一个月前,黄晓胜的第一家“一元爱心包子铺”开业了,曾经失业的5名残疾人也有了新的工作。

今年2月,黄晓胜加入到满帮公益基金会创建的“全国货车司机爱心联盟”。“我们组建了很多司机群,收集大家的困难,比如说,有被恶意拖欠运费的,有家庭困难需要帮扶的等等。”黄晓胜加入到爱心联盟参加过抗疫爱心包的发放,曾跑去高速收费站、物流园等多个地方向货车司机发放爱心物资。他与货车司机第二流动党支部书记张压一同帮助困难司机寻求公益基金会的救助,一次次打电话帮助货车司机讨要被拖欠的运费,几个月的时间,帮助了数十名司机。

身边人的感动,让他坚定信念

开货车本身很辛苦,只要有空,黄晓胜就会打开对接群,想办法帮助司机解决问题。

去年7月份的一天,忙碌了一天的黄晓胜和妻子回到家中,他看到妻子脸色不太好。上前询问,原来,黄晓胜的妻子在当地一家职业技术学校工作。当地残联和学校组织了一个残疾人再就业学习班,她听到残疾人在就业中遇到的这样和那样问题,感到心疼和担心。但是,她又不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们就业,自己心里很难过。

黄晓胜就专门跑到妻子班上和一些残疾人聊了很久。“有的孩子还很年轻,腿先天性残疾,性格又很内向,在外面找工作经常被人欺负。”黄晓胜说,从那天起,他就想着怎么去帮助这些人。开始黄晓胜试图帮一些残疾人找工作。但是,事与愿违,因为很多工作岗位有严格的要求,很多残疾同学无法适应。他只好无奈的不停帮忙询问机会。

直到加入到爱心联盟之后,黄晓胜经常和一些党员货车司机沟通交流,大家也帮黄晓胜出主意。

当时他跟我说过开一家爱心包子铺的想法,他说做就做物美价廉,能挣够那些残疾人的工资就行,他自己也不图挣钱。”同是货车司机身份的第二流动党支部书记张压说,他觉得黄晓胜的想法和初衷很好,鼓励他想到就要去做,需要支部和爱心联盟支持的地方,他去帮忙呼吁大家。

就这样,黄晓胜有了底气,找到当地一位同样有爱心的厨师,开始谋划包子铺的计划。

一元爱心包子铺里的酸甜苦辣咸

包子铺最重要的是选址,为了选址,黄晓胜发动身边所有人帮忙找位置。“我们的包子本身定价低,1个包子一元钱,1杯豆浆一元钱,利润低造成我们不能租临街的门面房,但是还要有一定的人流量。”后来,经过多方实地考察,黄晓胜把位置选定到了遵义市红花岗区四民社区插旗山半山腰上。由于遵义地理位置的客观情况,插旗山虽说是一座小山,但是仍旧是居民聚集的地方,有小区和学校,就连北京路街道办事处也在这里。以此为辐射,黄晓胜发动残疾人员工在附近遵义市第九中学门口等3个地方也设置了售卖点。这样一来,至少可以保证包子铺有一定的销量。

相比起正常人来说,包子铺的残疾人在包包子、搬运的时候会要迟缓一些。在开业前的10天时间里,所有人关在包子铺,一起练习调馅、发面、包包子。为了能够让大家有好的状态,黄晓胜为每一位残疾人定制了一把椅子。前期的准备工作,就在忙碌和慌乱中度过。好在大家都很努力,直到10月中下旬,包子铺才正常开业。

开业的第一天,49岁的罗明会早早的到了遵义市第九中学的售卖点,看到有些孩子长得高,只买一只包子,她担心孩子不够吃,硬塞给对方两个。“我喜欢这些孩子,看着他们,我就开心。”罗明会先天没有右腿,这么多年来,除了在家操持家务,偶尔的会做一些手工活来补贴家用。说起包子店,她满心欢喜,也充满希望。

“大家都是残疾人,相互之间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相互理解和帮助。”罗明会说,即使是每天单程1个小时上班的时间,她依旧感到很开心,一点也不感觉累。

负责和面的任炳君还没有结婚,在包子铺之前,他曾经在一家按摩店当按摩师傅。由于双腿先天性残疾,让他的行动变得迟缓,加上性格内向,在按摩店里经常受到排斥和差评。曾经在残疾人培训班里,他和黄晓胜聊天时,说自己很苦恼。然而,这家包子铺却给了他希望,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价值。

除了罗明会、任炳君之外,还有手部残疾的谢朝兵和黄长俊,智力残疾的小路(化名),他们每天负责着2500只三香包和肉包的供应,温暖了无数人的胃。

黄晓胜说,未来,他还是希望从事自己货车司机的老本行。至于包子铺,先期可能会亏钱,他想办法去承担,直到他个人无法承担下去为止。往后只要模式能跑通,他就把各个网点的经营交给像罗明会、任炳君一样的残疾人。“挣多挣少,至少能让他们养活自己,有尊严地活着。”

上一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蒜苗免费午餐”项目在贵州黄平县启动
下一篇:2022多彩贵州·第十五届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开幕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