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手艺寻找新坐标,前行的路如何行稳致远

原标题:非遗手艺寻找新坐标,前行的路如何行稳致远

时间和艺术的关系,可谓紧密而微妙。传统非遗手工艺在原先社会价值体系中的坐标,已然随时间发生巨大改变,甚至有些不复存在。帮助传统手工艺在新时代的美学、文化与价值体系中找到新坐标、新定位,是传统手工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环节。

除了保护、恢复,非遗手工艺还能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日前,751国际设计节的《非遗手艺可持续发展之路》论坛在京举行,探讨了非遗手工艺如何在社会文化体系中重新定位,以及新的价值感。

非遗2.0时代,探索保护工作之外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我觉得非遗的路是一条景色很美,也非常窄的路,虽然走了10年,我总担心一不小心就会走散。”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理事、女性幸福基金发起人邓立,分享了自己从事非遗文化保护、传承工作的经历。

2011年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成立了女性幸福基金,邓立希望通过全社会的力量帮助少数民族地区的妇女传承本民族的手工艺,同时增加她们的收入,提高她们的社会地位。

“那时候,我们主要的工作是聚焦濒临失传的传统手艺,基金成立11年,帮助了贵州17个村寨,几千名的苗族、侗族和水族妇女,涉及了11种绣种。”

邓立将这个阶段的工作称为“1.0时代”,这一时期给予了她很多思考,比如,非遗文化原本的社会价值与人文符号逐渐淡出本民族现在的发展需求,外在的保护与保存介入成为必然;非遗手艺的审美价值和工艺价值依然可以跨越时间,来到我们今天的生活,并有机会走向未来。

邓立说,她希望当地的手工艺者有发展,但也应有自我的坚持。

她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在山里吃完晚饭,坐在火塘边和大家聊天,看到女主人拿着手机一直在对着微信语音唱歌,笑得特别开心。邓立问她在做什么?女主人说,她们有一个几百人的对歌群,每天晚上在群里对歌,还是即时的一对一的对唱,字数、韵脚、意头……要全部合拍才算赢。一直到晚上10点多,女主人特别心满意足地站起来,告诉邓立,赢了。

“每天晚上她们都在这样的对歌群里,进行即时的创作,有点像年轻人的Freestyle Battle。中国几千年前的风、雅、颂,国风就是这样被传唱记录下来的,所以她们的生活有非常高雅的一面,也希望这些文化能够保存下来,传递给下一代。”

走过10年,进入非遗文化传承“2.0时代”,邓立意识到,可持续发展成为必须面对的问题。

她提到,除了手艺技能,社交平台的运用、对外联络和自我宣传的能力等也成为重要的培训内容。“以村寨为单位,我们鼓励她们建立刺绣小组,发挥各自所长,为可持续发展做准备”。

2.0时代,邓立希望通过非遗文化IP的建设,以时尚文化与商业的力量探索非遗艺术、生活方式在保护工作之外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唤醒年轻一代传承人的创造力和文化本能

甘小芝是国家级非遗项目苗族织锦技艺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她8岁就开始学习苗族织锦刺绣,2009年成立工坊,一直做到现在。

为了让珍贵的苗族织锦技艺长存,甘小芝不仅自己致力于传承传统技艺,同时坚持培养传承人,带动当地妇女致富。近几年,她通过短视频平台分享织锦技艺相关知识,走红网络,让很多年轻人看见并爱上苗族织锦。

在论坛上,甘小芝用视频连线的方式为观众展示了工作坊现场情况。她耐心演示了传统手艺,以及她们正在尝试的新材料、新做法。

甘小芝介绍,有一些妇女到车间来生产民族手工艺的织锦刺绣,有些妇女因为孩子比较小,不方便到车间工作,甘小芝和同伴就会发放一些面料,让她们拿回家绣,然后再回收。

“逢年过节,我们都会穿着本民族的服饰,虽然没有做成大的产业,但每家每户都会绣。”在甘小芝的展示中,观众看到,苗族织锦这项传统技艺的发展路数不是一成不变的。技艺的适用范围,服饰的图案和样式,都可以随着鲜活、灵动的思路而进行持续创新。

“传统总是在发展和变化的。”这样一种积极态度,是邓立过去10年中,从许多山里的绣娘身上得到的启发。

透过盛装上刺绣图案的变迁,邓立看到,这些传统手艺人日常生活中不断汲取、发展变化,并非刻舟求剑。她感慨,再好的外来干预都比不上本地手艺人自己成长和壮大,非遗保护的可持续发展,归根结底是对人才的培养和培育,是“从他们自己的土地上开花结果”。

非遗是一条人们不免担心“会走散”的路,“如果有机会通过影像的方式记录下来,希望永远不会走丢”。邓立和团队计划用二三年时间,拍摄一部名为《深山盛装》的纪录片,每一集会跟拍一套手工盛装的完整制衣过程,每一套服装的工艺流程工序都在8个以上。

拍摄过程充满意外之喜。

“可能她们(绣娘)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创作有多棒,这是我们纪录片导演在拍摄时无意中记录下来的,我看到后觉得非常精彩,未来有非常多可能性。”邓立觉得,这些85后绣娘既熟悉自己的传统技法和文化,又因互联网打开审美,从而创作出独特的艺术作品。

今年,在贵州村寨里,邓立就遇到两三位从绣娘成长起来的年轻设计师,“跨越传统和现代的年轻人成长起来了”。

在论坛上,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乔晓光也表示:“在尊重原生态文化的前提下,唤醒更年轻一代传承人的创造力和文化本能,这是面对未来发展趋势的非常好的方法。”

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毛继鸿在过去30余年实践中,越来越体会到东方本身的智慧。“面对一个多变的时代,真正能给我们带来力量的是自身的文化。”毛继鸿相信,唯有建立这种自知、自信和能力,才能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环境。“怀着天地人合一的东方的智慧,用东方的世界观影响世界,创造新的力量”。

上一篇:文化赋能牛蹄关村 幸福钟声频频敲响
下一篇:非遗VS时尚 在她们的眼中是这样的……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